分类目录归档:组织和人员风采

厦门诺苗职员风采

邓 泽 女士

诸位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

    我是邓泽!现在是CP小树苗的总干事,就是那个总的来说,要做很多事情的人O(∩_∩)O~(开玩笑啦!)不过,在小树苗即使做再多事情也是很开心的,觉得很有意义和价值的。我相信很多的同事和服务过有特殊需要孩子及家庭的志愿者都会很认同我这个看法的。

    我大学毕业后曾尝试过很多的工作:办公室行政、销售、幼儿教师、对外贸易、家庭教育等工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寻找什么样的工作会适合我,会干得开心、有意义。从来都没有想过做特殊儿童的工作,最初只是源于刚来厦门,在CP小树苗做志愿者帮帮忙,没想到就一头扎进来了,与家庭一同体会艰辛的生活、真爱的力量,天父的慈爱。真的觉得生活酣畅无比、也意义重大。

甚愿更多的朋友、团体、机构能够加入这个关爱弱势群体的大家庭,大家一同获得真爱、体会真爱、给出真爱!

个人空间: http://853341006.qzone.qq.com/

 

经历生命中的美好—— 邓泽

   在CP小树苗脑瘫儿童家庭互助中心工作三个多月了,目睹她从筹划到现在所经历的每一步,就像一个小婴孩从母腹中生出到逐渐长大的见证人一样,看在造物主种种奇妙的作为,我自己在其中得到启迪、也得到成长,摘取之中的点滴与大家分享

  生性有些固执的我,在心中对家庭教育的服务是情有独钟的;本来想着在CP小树苗中心工作只是来自己初来厦门的中转站,没想到一下子扎进来就不想离开了,每件事都是很切实地从服务家庭的实际需要着想,从很简单的事情开始一步步做:为孩子们提供可口的午餐,合宜的活动,与到中心的每个家长尽可能的多沟通,去他们的家庭探访他们,了解刚上学的孩子的学习情况,为其提供合宜的学习辅导,和适合的适应学习新环境的方法……这些都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做家庭教育的内容,而如今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而有实实在在地做在了家庭中,彷佛一个伟大的梦想就这样朴实无华的在我的人生轨道上着陆一样,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务实—用心做好可以做的每件小事情!

   开始一项服务,无论她的目标是何等的美好,其中需要经历的不顺利是必然的、很正常的一件事,就如同人生在世,不顺利是主题曲,而顺利只是其中的小插曲,CP小树苗互助中心就是在这样的跌跌碰碰中长大,也更多教我学习到,面对困难,智慧加勇敢方是硬道道,人的胸怀有多大就可以成就多大的事情!

   困难可以成为一个咒诅,让一个家庭彻底坠入深渊,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自己所认为的健康快乐,身体不便的人未必就一定没有快乐,无论外在形体如何,一个人的快乐是源于心灵的,所以脑瘫儿童、智障儿童有他们很真实的快乐,只是这个快乐是不容易为其他人所了解,所以,用可怜的眼光看待他们是要谨慎,他们和所有健康人一样,都有自己的生活体验、生活轨迹、只是他们在用另外不同的方式走路、吃饭、上卫生间……体验这生活,我们需要尊重他们的生活,并把他们视为和我们一样有尊贵人格的人;不妨丢掉我们自己所背负的“认为是孩子的痛苦“的痛苦,而把自己解放出来,这或许也是对孩子、对自己、对家庭最宝贵的祝福了吧!

   ……很多的宝贵体验,略做一点分享,愿意大家彼此鼓励来享受美好的爱!

 

陈 婷 女士

    我的名字叫陈婷,朋友们喜欢称呼我婷婷,我也喜欢这样的称呼。我是江苏泰州人,今年24岁,是家里的独生女。因为我非常希望成为一名教师,而我大学的专业是经济学,与教育联系不大,所以毕业后我申请了北京的教师培训,去北京学习了一年,在CP小树苗特殊少儿家庭互助中心的做特教老师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工作。

    有人认为我们所做的一项非常伟大的工作,也有人认为我们的工作的工作根本称不上工作,那么我自己怎么看我的工作和我所服务的对象呢?

   这个世界上有非常多有意义的工作,也有很多不同需要的人群,我期待在我的工作中,在我服务的过程中,可以在失望的地方播撒希望,在忧伤的地方播撒喜乐。

    这些孩子很特别,以至于我们一下子很难接受他们;这些孩子很特别,以致我们很容易发现他们的可爱;这些孩子很特别,以至于他们成为我年轻生命中的特殊祝福……特雷莎修女说:爱表现于为他人设想,善待他人,与别人分享任何值得喜悦的事情,真实地鼓励别人时期看到自己的价值……爱是透过日常细微的事表现出来的。或许因着我们每个人的不同,我们不能都做非常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我们都可以在我们的生命中去付出我们的爱,去陪伴这些孩子和家庭。

    从七月初到八月中下旬,我在这里工作的时间仅仅是四十多天,比起人一生的时光真的非常地短暂,但是我真的非常感恩可以认识这些特别的孩子,可以陪伴他们走过一小段人生路。我也期待自己可以更多地学习,更多地思考,更多地帮助到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陈婷

韩亚辉 先生

     很高兴和大家相互认识,我叫韩亚辉,09年开始于CP小树苗工作,走过了CP小树苗的创立和发展:汗水、泪水、失落、快乐各样的味道都伴随自己,可这些却成了我心中的灯!

     当面对这些特殊儿童以及他们的家庭,伸出你手帮助他们的时候,也许你会觉得是无不足道的帮助,但带给他们的是快乐和温暖,你伸手的时候你会感受到这一切,更能体会到他们所付出的和所面对的是怎样的难处!也会明白你所付出的意义所在!

     CP小树苗长期需要志愿者,需要你能来一起帮助更多这样有需要的人群,需要你的参与!愿我们能携手点亮一盏一盏温暖的灯,照亮这些特殊的人群,也照亮我们自己的心!

 

我的空间http://986091905.qzone.qq.com/

 

     我叫韩亚辉,是河南人,是一名基督徒,现在在CP小树苗任职干事,在小树苗中我“既是文人也是武人”,布置场地属于体力即武人,会议记录属于笔杆子即文人,在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有苦有甜,有难过有开心,各种味道都有了,在这样的一个路程中,我在各方面都受益成长,还好我走的路上不孤单,因为有上帝与我同行,很感恩。

     我在小树苗中服侍之前我去过一个机构做过志愿者,接触过一些脑瘫儿童,看到他们真的是不容易,但他们都很可爱,当小树苗开始的时候,有脑瘫的儿童开始来到小树苗,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心里挺犯难的,因为这些脑瘫的孩子比起我原来看过的那些要严重,还好我们小树苗有一个志愿者,是康复博士,他教我如何去照顾帮助他们。当我第一次看到分派给我照顾的孩子时,首先我个人觉得他很帅气,照顾的过程中发现他很坚强,很聪明,我感到,每个孩子真的是不一样,身体上有不一样之外,心灵上也不一样,这就是上帝创造人的独特之处吧!

     有脑瘫孩子的家庭真的是要承受很大的痛苦与压力,有些家长无法面对现实把孩子抛弃,成了孤儿,这些没有抛弃孩子的家长们,他们都经历了相当大的重担,因为我去服侍了这些儿童,只不过是一天而已(具体一点就几个小时吧)就觉得不容易了,何况那些家长要每天带自己的孩子呢?当我们去服侍这些脑瘫孩子,关爱他们的时候,他们这些脑瘫孩子,家长,都会倍受安慰,因为我在服侍这些脑瘫孩子的时候,一点点的爱,关心和帮助,他们都是那么的开心,喜乐。同样的那些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开心,心中也有说不出的喜悦。那些有残疾孩子的家长都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情况,因为会有各种的眼光各样的想法去看待他们,若我们都拿出我们一点点真诚的爱去爱他们关心他们的时候,给他们带来的会是怎么样的快乐呢?我虽是在小树苗中任职,这只是一份工作吗?其实我们的心中都有那一份良善,当爱被唤醒的时候,我们就有了,若不参与其中去服侍他们,真的很难体会到他们的需要和艰辛!

     我要说他们的生命也是有价值的,希望更多的有心人士都能参与其中给他们关爱,给他们的人生路上带来希望和光明!也祝愿那些脑瘫孩子能健康茁壮的成长!让我们大家一起去关心和爱护他们吧!愿上帝祝福大家!

 

伍达枝 博士

自我介绍: 我(伍达枝)现在是美国康乃尔大学戴森(Dyson)学院,应用经济学与管理专业的金融学副教授。我是香港人,而我太太(是台湾人,她是一位牙科医生。我们住在纽约Ithaca。我们有一个8岁的女儿,一个六岁和一个一岁的儿子。我们夫妻都是基督徒,并且是伊萨卡第一华人教会的热心会友。达枝是教会的长老,我太太为幼儿部做统筹工作。

 

 

 

老三的故事: 我们最小的儿子出生的时候,他的右耳明显的没有耳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特别是在当第一次听力测验之后没有确定的结果之后。我们找过许多的专家最后老三终于被确诊为小耳症和右耳闭锁,也就是说畸形并且没有可见的耳道。我们一直抱着希望,希望他的听力仍然可以是正常的。直到医生告诉我们老三是单边听力损失。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很难接受。尽管老二是个早产儿,但我们到底已经有了两个完全健康正常的孩子啊。渐渐地,我们体会到上帝对我们和老三都有祂美好的计划;并且我们相信上帝视老三如祂的珍宝。我们很感恩,老三可以得到及时的诊断和帮助。 我们尽可能多的学习孩童听力问题的相关事情。我们发现许多有单边或者双边听力损失的孩子在早期同时也会有语言问题,往后在学业上以及社交都会有些问题。于是我们尽可能的寻求帮助以避免其他问题的发生。我们生活在美国是很幸运的,卫生部的早期干预计划对特殊儿童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现在,老三有一位语言治疗师,一位听障特教老师对他定期探访。并且一位听觉矫治专家会为他定期作检查。他现在戴一个可绑在头上的骨传声助听器帮助他右边的听力。我们相信这些所有措施对他的早期发展都有帮助。老三正健康阳光愉快的长大着。

义务总干事:黄胜星 先生

 一颗瓜子http://1066085752.qzone.qq.com/ 黄胜星

         朋友,欢迎你进入cp小树苗的网站!并感谢您点击我的头像,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好朋友哦!我是广西人,且是一个高位截瘫患者。虽然是高位截瘫,但是生活中的一些事情,通过努力还是做到的。很庆幸!我能够成为cp小树苗一个特殊教员,即便有许多的不容易,但是有领导不断的鼓励,还有同事们热情的帮助,让困难不再那么可怕。

 意外

         意外,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或轻或重,有的轻的让你不记得它的存在,而有些却使你终生难忘······

         我的人生就有那么一次意外,它犹如一颗炸弹,嶊毁了我所有的一切。它的出现让当时正值年少的我从一个健康的少年变成一个只能躺卧床榻病人。健壮的双腿再也无法站立;曾经帮助家里砍过柴收割过庄稼的灵巧之手,也再不能抓握物品;能感知冷暖的身子有一大半已经没有知觉;甚至小得可怜的可视范围也只能横着来看,整个生活与从前可谓天壤之差南北之别。生命从此陷入了灰暗地带,怨恨,苦毒,自责,愧疚······所有的负面情绪一股脑儿缠绕着我,叫我看不到生命的盼望。

         信息,好像天花乱垂,特别是在这个科技时代,信息随处可拾,叫你应接不婽。有那么一个消息,就像一盏灯,他的出现给我灰暗的生命照进了缕缕暖阳。他使我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为何而来,最终又归向何处。人的生命是上帝给的,他存留下我这条性命,就表明他仍然在爱我。有这位主宰天地万物之神的爱,我自己还有怎么奢求呢?天地的主都在眷顾我,我就更应该珍惜自己,珍爱他所爱的。

         因着这个消息的注入,我对于未来的人生重新燃起了希望且充满期待!

        机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那么的需要,更何况是一个残疾人。我很幸运,能够走进cp小树苗这个特殊的机构,并且成为这个大家庭里的一员,使自己从前学到的一些有限的知识能传给有需要的人;让我的一些坚持成为特殊人群的榜样,实在是叫我深感安慰。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所学到的远远超出了自己所付出的。

         在这个家庭里,聚集了一群心中充满了上帝之爱的基督徒,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却能够为了同一个目标,向着同一个困难齐心协力,共同去担当和面对。他们全然的摆上自己,甘心乐意的来爱,来照顾在这里的每一个特殊儿童。虽然有些孩子的状况比较差一些,但同样是可爱的,因为我这个特殊人士知道这个“特殊”的艰难,不过,在他们的脸上流露的常常是天真灿烂的笑容。因此没有什么比这些坚强的生命更惹人爱了。

         感谢慈爱的天父!他是良善的那一位,在他满有怜悯和恩典,他不偏待人,更不以貌取人,他珍爱每一个生命,无论你是健全的或是残缺的!

  《鸟的歌唱》

       很多人每天都有一些晨练。我也有,只是我的晨练不像平常人那样做个晨跑,或是打个太极拳之类的。因为是高位截瘫,不能走出门去,随便找个地方就是场地,我的活动场地就是床铺。

       或许是习惯了这种早起,每天的晨练都有欢快的鸟叫声为我伴奏。

       所谓的运动,就是自己做一些肢体活动。也不是一开始就有这些活动的,因为很缺乏这方面的知识,自从截瘫之后,几乎没有给肢体活动过,除了翻身(那也得靠他人的帮忙)。要知道,生龙活虎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变成了:有腿脚却不能再站起来;手指也丧失了抓握的功能;甚至连知觉也失去了大部分的另外一个人。这样巨大的改变怎么能叫人适应?因此,颓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原本丰的肢体变得细小,笔直的身板开始扭曲,柔软无力的下肢变得僵硬难控时,我真的为此担心。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样一个画面:一个皮包骨的患者,整个身子是蜷曲着的,不能再做伸展······我不想自己也成为那个样子。

       于是,我开始有活动,那残存一点功能的手臂成了我唯一可以使用的肢体,也是我唯一依靠的力量。他把我支起直坐于床,将僵硬的双腿伸或收;他还帮我把握平衡,代替腰部的功能;他撑起大部分的体重,使我可以挪移屁股······几乎所有的动作都是仰仗于手臂的力量来完成。压压双腿,像学舞蹈的那样,使他柔软一些。弄好了腿还要扳动腰椎。如果你有使用过生了锈的机器,或许就能体会我这腰椎的不舒服。所以我要转动他,一下·十下·五十下······每当扳动时,每当听到脊椎发出“喀嚓嚓”的声响时,就会让我有一种快乐,一种满足,就像窗外那些雀鸟的鸣啼声,使人陶醉。

         后来知道直坐运动就叫做康复训练,只是当时没有人告诉我怎样做才能更加的有果效。不过,我还是尽了自己所能的摸索可行的动作。如果一开始就有这方面的意识,就不会等到身体变坏之后才晓得需要活动。不过,很感恩,我的身体还不算太糟。虽然手没了抓握的能力,但我仍然可以将勺子勺柄插在指缝间自己进食;还可以两手合力,夹住牙刷来刷牙;两手做不好的,还可以用额头来帮忙挤压毛巾,并不像正常人那样是用双手拧的。或许你很难想象,这会是怎么一个样子;即使我不再能够站立行走,不过,要是在合宜的位置上,我可以自己上下轮椅,然后去到屋外,看看变化多端且美丽的夕阳。还有,吹吹清爽的凉风,用有限的知觉去感受这大自然的美妙。当你走出那个封闭了你很久的狭小的空间时,你会发觉外面到处一片明媚。

        其实,生活没有那么灰暗,固然会有一些艰难,但是只要坚定信念,上帝祝福这样的人!

 

中国青年报报道:互助互爱 残疾孩子“站”起来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7月11日 01 版)

 

 福建省厦门市CP小树苗家庭互助中心,残疾青年黄胜星正在给一位患自闭症的小朋友上课。多年前的一次事故造成黄胜星半身瘫痪,生活靠家人照顾。小伙子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去年,在好心人的介绍下,他被父母带到该中心,和其他残疾孩子一起过上集体生活。经过近一年治疗,如今,他不但在生活上能基本做到自理,还在该中心做起了教员,用自己亲身经历,鼓励同伴“站立”起来。有专家指出,为残疾孩子提供过团体生活的机会,有助于他们在互助互爱中找回自我价值。

本报记者 陈剑摄影报道